它曾与茅台齐名 拉一箱要排队7天 今将退市股东送1亿房产续命

原标题:它曾与茅台齐名 拉一箱要排队7天 今将退市股东送1亿房产续命

摘要 【它曾与茅台齐名 拉一箱要排队7天 今将退市股东送1亿房产续命】送房、送地、还担保还债。皇台的控股股东使出全力试图打赢这场保壳战。事实上,这已经是皇台酒业第4次陷入退市危机。(财经天下周刊)

  曾经中国西北地区最大的白酒企业,今恐沦为酒业退市第一股。

  身陷囹圄的便是*ST皇台(以下简称“皇台”)。由于其连续三年净利润为负、两年净资产为负,2019年5月13日被暂停上市。如果本年度未能完成扭亏任务,公司将正式告别A股市场。在此情形下,能否成功保壳成为其2019年的终极考题。

  为了帮助公司扭亏,皇台的新东家可谓使出浑身解数。日前,皇台发布公告称,控股股东盛达集团拟将其所持甘肃盛达皇台实业100%股权权益性无偿赠与公司全资子公司酿造公司。甘肃盛达皇台实业核心资产为商铺、工业土地、地上附着物,价值为1.3~1.5亿元之间。

  另外,皇台还公告称,公司全资子公司甘肃凉州葡萄酒公司,拟将武威农商行发放的9000万元贷款本金概括转移至弘威城投名下,盛达集团承担连带担保责任,葡萄酒公司无需再承担其相关债务和其他费用。

  保壳花样多

  送房、送地、还担保还债。皇台的控股股东使出全力试图打赢这场保壳战。事实上,这已经是皇台酒业第4次陷入退市危机。

  2004年、2009年、2015年、2018年,皇台已4次由于连续两年发生亏损,被给予“退市风险警示”,成为“铁帽子王”。不过幸运的是,其在前3次都成功保壳续命,而此次能否成功,目前看来凶多吉少。

  在过去的几年里,酒业困难户*ST皇台为了“摘帽”,动作频频,上演“花式保壳”。

  2014年6月,皇台计划和浏阳河酒业重组,希望强强联手实现东山再起。于是皇台以现金方式向浏阳河酒业增资7500万元至2亿元,最终占浏阳河酒业增资后的股权比例为15.38%。双方约定,3年内浏阳河酒业的股东有权要求皇台酒业收购其持有的浏阳河酒业股权,前提是3年内浏阳河酒业的年净利润要达到2亿元。

  这对浏阳河来说“有点困难”,毕竟2013年浏阳河的净利润只有1298.8万元。于是就在2个月后,由于对业绩预测及估值信心不足,皇台选择与浏阳河“分手”。

  2015年,急于扭亏的皇台,想到了番茄产业。为了打造番茄产业链,皇台成立了公司、又建设生产线,还准备建立国外销售渠道。其中出资1000万元成立的新疆安格瑞番茄产业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安格瑞”),算是皇台番茄业务中的“顶梁柱”。

  然而番茄市场并不好做。仅仅一年后,安格瑞公司就已资不抵债。2016年净利润亏损1096万元,净资产为-67.32万元。最终在2017年3月,皇台无奈将安格瑞作价31.87万元“甩卖”。

  值得一提的是,皇台曾为摘掉ST帽子铤而走险,虚构了500万元的协会专项补助,计入2015年年报,使企业实现扭亏,最终解除“暂停上市风险”。不过此事最终被曝光,皇台不仅受到证监会处罚,也招致投资者诉讼数千万赔偿。

  在番茄产业失利后,皇台又欲转战游戏行业,计划与游戏类公司飞流九天重组,结果泡汤。

  2017年,皇台又背水一战,拟投资不超过2.5亿元取得深圳中幼教育控股权,涉足幼儿园课程开发与运营。然而,令皇台意外的是,国务院于2018年11月下发《关于学前教育深化改革规范发展的若干意见》,提出上市公司不得通过股票市场融资投资营利性幼儿园,不得通过发行股份或支付现金等方式购买营利性幼儿园资产,因此该项目也被搁置。

  除了幼儿园,皇台还与大股东上海厚丰,成立合资葡萄酒公司。但业内人士并不看好,理由是皇台既无品牌优势,又无产能优势,更无市场渠道优势。皇台不幸被言中。2018年11月,皇台将葡萄酒业务剥离,拟将全资子公司凉州皇台葡萄酒业100%的股权以象征性对价人民币1元的价格,出售给大股东上海厚丰。

  两年十余位高管离职

  相比如今的四面楚歌,20世纪90年代的皇台曾辉煌的“不真实”。

  资料显示,甘肃皇台酒业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1985年。当年完成贷款后,开始动工建厂,直到1988年才建成验收。即便没有类似其他名酒的底蕴与基础,皇台酒依然势如破竹,迅猛发展。

  1993年,国家统计局在首届中国糖酒工业企业评价中,将皇台评为中国饮料制造业最佳经济效益500强之一;1994年皇台被国家经贸委等六部委列入全国大型一档企业和国家一级酿造企业。

  同年,在第二届巴拿马万国博览会上,皇台与茅台同时荣获特别金奖,企业迎来巅峰时刻。此后,“南有茅台,北有皇台”的宣传口号越喊越响。

  “蓝鲸财经”曾援引皇台老员工的表述称,上世纪90年代,为了拉一箱皇台酒,需要排队7天。当时的北大毕业生进入皇台酒业,都得托关系。

  2000年,皇台酒业上市,而贵州茅台在次年才完成上市。遗憾的是,由于经营不善,皇台酒业逐渐被茅台远远地甩在身后,其近年来的销售毛利率更是与茅台难以相提并论。

  造成皇台酒业江河日下的重要原因,被普遍认为是其内讧所致。

  在上市以后,皇台在19年间经历4次易主,公司控制权频繁变更。由于大股东和二股东持股比例相近,内部争斗不断,公司经营和决策团队深受影响,频频爆发人事“地震”。

  据统计,2016年、2017年两年里,公司离职高管就达十余人,甚至曾出现公司监事会不足3人的情况。2019年4月12日,皇台控股权易主盛达集团当天,其公司董事长、总经理、财务总监、董事会秘书等7名高管及1名内部审计部部长集体辞职。

  值得一提的是,2018年1月,皇台在进行存货盘点中发现,公司成品酒库亏约6700万元。也就是说,大约有100万瓶库存酒“不翼而飞”,这似乎与獐子岛的“扇贝跑路”异曲同工,因此在当时成为A股笑柄。后经查明,“库亏事件”实为监守自盗的经济犯罪,相关人员受到查处。

  2019年12月16日,茅台集团董事长李保芳透露,茅台集团的年销售收入突破1000亿元,茅台集团正式迈入“千亿”时代。而当年与茅台齐名的皇台酒业,却仍在水深火热之中拼命挣扎,祈祷着“幸运之神”的再次降临。

(文章来源:财经天下周刊)

(责任编辑:DF513)


牛气股 » 它曾与茅台齐名 拉一箱要排队7天 今将退市股东送1亿房产续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