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汗工厂特斯拉:工人每周工作100小时 有人患职业病后被辞退

摘要 【血汗工厂特斯拉:工人每周工作100小时 有人患职业病后被辞退】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承认,白手起家创办一家汽车制造公司可能是“最糟糕的赚钱方式”,甚至是一场赌博。但在特斯拉员工看来,他们为马斯克的伟大目标付出了巨大代价。(财经天下周刊)

   降价让特斯拉如愿实现了销量增长的目标,但这也意味着,成千上万名一线工人需要为此付出更多辛苦和汗水。

  3月19日,特斯拉在推特上宣布,由于成交量异常大,公司无法在周一午夜前处理完所有订单,所以3%的小幅提价将被推迟到周三午夜。一边大幅裁员,一边扩大产量,加班已成为特斯拉员工的常态。3月15日,特斯拉高级副总裁桑贾伊·沙阿在一封内部邮件中要求员工“自愿加班”,以达到未来半个月内再交付3万辆汽车的目标。

  据外媒3月19日消息,特斯拉提交给美国职业安全与健康管理局(OSHA)的一份报告显示,在该公司位于加州福利蒙特的超级工厂,2018年员工因工伤和疾病请假的天数为22454天,与2017年的7619天相比,几乎翻了3倍。

股东大会上,马斯克表示,虽然特斯拉2017年的工伤比例略高于行业平均水平,但该公司2018年的目标是将伤害率降到行业平均水平的一半,而且正朝着这个目标“稳步前进”。当时就有股东在问答环节质疑他经常无法完成自己设定的目标,马斯克回答,“我是一个相当乐观的人。”

  在去年10月的财报电话会议上,马斯克再一次表示,特斯拉大部分工伤是肌肉拉伤和划伤,该公司的目标“毫无疑问是拥有世界上最安全的工厂,让员工对早起上班充满期待”。

  “没有任何语言可以表达我对员工的安全和幸福有多关心。我要求所有伤病都直接报告给我,我每周都会和安全团队开会,我希望每一个受伤的人都能尽快康复,并从他们那里了解需要做些什么来让情况变得更好。”马斯克说。

  很显然,他再一次食言了。

  特斯拉一名发言人表示,马斯克曾“多次”在装配线上工作,“多次”与受伤工人会面。但一位2017年10月受伤的员工说:“他没有见过我,如果他真的去见所有受伤的员工,他得花半年时间。”“作为一名特斯拉员工,当我的CEO对公众说谎时,我真的感到很羞愧。”

  去年4月,美国“商业内参”网站发布了一份调查报告,称特斯拉在报告中隐瞒员工受伤的情况,一些员工没有接受足够的危险工作培训,还出于审美原因而不进行安全提示——马斯克不喜欢黄色,不喜欢工厂里有太多标志,还讨厌叉车倒车时发出的“哔哔”的警报声,而其他高管无人敢违背他的意见。自2013年以来,加州职业安全与健康部门已记录了特斯拉40多起相关违规行为。

  自2017年年中以来,特斯拉已投入430万美元,组建了一支专业的体育教练团队,专门负责观察员工受伤的早期预警信号,教育员工如何预防受伤。一些团队早上会集体做伸展运动,以防受伤。2018年,特斯拉增加了35名负责环境、健康和安全的工作人员。

  但一位离职的安全人员怀特称,特斯拉不仅低估受伤人数,而且将电动汽车制造的重要性置于员工安全之上,有人曾就潜在的爆炸危险向上级发出警告,但被告知他们必须听从生产经理的意见,因为解决问题需要停止生产线运转。

  根据法律规定,特斯拉必须报告每一起工伤事故,这些事故将导致特斯拉几天内的工作受到限制。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特斯拉前安全人员表示,该公司通过错误记录低估了受伤人数。

  “一切安全问题都被搁置,有人死亡只是时间早晚问题。”怀特称。她工作几个月后就变得非常惊慌,紧张得夜不能寐,并写信给一位人力资源经理,称“受伤的风险太高了,人们每天都在受伤”。她还给马斯克的办公室写过一封电子邮件,称安全团队的领导人未能解决这些潜在危险。

  她没有收到马斯克办公室的回复,几个月后就辞职离开。特斯拉高管认为,怀特的担忧是毫无根据的,内部调查发现,82%的员工同意“特斯拉致力于我的健康、安全和幸福”。

  为了保住工作,许多特斯拉员工选择沉默。腿受伤后,马克·瓦斯奎兹被分配从事一份工资低得多的“轻活”,他不得不卖掉房子来维持生计,但疼痛麻木的腿仍然让他感到困扰。每次出去散步,他走10分钟就会气喘吁吁,不得不坐下来歇会儿。

  一位背部两次受伤的工人透露,如果工人因受伤而被分配到较轻的岗位工作,时薪会从22美元直降至10美元,“这迫使人们回去工作”。“没有人想因为受伤减薪,所以每个人都强迫自己努力工作。”在特斯拉工作3年的亚当·苏亚雷斯补充道。

(文章来源:财经天下周刊)

(责任编辑:DF318)


牛气股 » 血汗工厂特斯拉:工人每周工作100小时 有人患职业病后被辞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