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证监局:年报监管重点关注商誉减值、资金占用等风险领域

摘要 【上海证监局:年报监管重点关注商誉减值、资金占用等风险领域】记者3月18日从上海证监局获悉,该局在开展辖区上市公司年报监管工作时,一是全面排摸风险情况、突出风险导向,重点关注财务舞弊、商誉减值、资金占用、违规担保、公司治理规范性等风险领域; 二是采取实地走访、约见谈话、电话沟通等多种方式,向年审会计师通报监管关注重点,督促其切实提高年报审计执业质量。(中证网)

  中国证券报记者3月18日从上海证监局获悉,该局在开展辖区上市公司年报监管工作时,一是全面排摸风险情况、突出风险导向,重点关注财务舞弊、商誉减值、资金占用、违规担保、公司治理规范性等风险领域; 二是采取实地走访、约见谈话、电话沟通等多种方式,向年审会计师通报监管关注重点,督促其切实提高年报审计执业质量;三是启动年报研析,明确审核重点、审核流程及时间节点,提高年报监管工作实效。

  此外,在监管措施方面,2019年1月至2月,上海证监局共计开展上市公司现场检查6家次,采取行政监管措施5家次,采取日常监管措施1家次。

  监管措施主要针对以下五种情况:一是原控股股东未及时披露权益变动报告书;二是公司董事长未配合相关信息披露义务人履行信息披露义务;三是公司董事长擅自使用上市公司公章并以上市公司名义对外提供担保,未向公司董事会报告并配合公司履行信息披露义务;四是公司收购人未及时将股权转让事项告知上市公司,未及时披露上市公司收购报告书,未及时委托财务顾问向证监会提交要约收购义务豁免申请;五是公司股东及其一致行动人在增持公司股票达到总股本的5%时,未能按照相关规定停止交易。

  【相关报道】

  20家影视公司2018年亏多盈少 巨额商誉减值背锅!

  据统计数据,截至3月14日,A股34家影视公司已有20家披露2018年业绩快报/年报。其中,17家公司归母净利润同比下滑,仅3家公司实现利润增长或亏损收窄。

  多家公司计提商誉减值准备

  统计数据显示,已披露2018年业绩的20家公司中,华录百纳、奥飞娱乐、ST中南归母净利润下滑最多,同比下滑3157.57%、1889.18%和861.22%。

  根据业绩预报,资产减值是上述三家影视公司亏损的主因。华录百纳于2014年作价25亿全资收购蓝色火焰,出售时,喀什蓝色火焰和北京蓝色火焰合计作价仅410万元;

  奥飞娱乐则于1月底,公告对其投资的7家公司计提商誉减值准备,金额合计达9.44亿元;ST中南计提商誉减值更多,根据公告,ST中南对其投资的6家公司于2018年度合计计提商誉减值准备15.77亿元。

  事实上,已披露2018年年度业绩的20家影视公司中,多家公司利润下滑的背后都有商誉减值的身影。

  近4年影视行业并购频现

  据统计数据显示,2015年-2018年国内文化传媒行业分别发生并购79起、86起、160起和169起,披露总金额已达1195亿元!不少影视公司因此拥有了巨额商誉。

  商誉因市场相信被并购公司能在未来获取超额利润(即超过行业平均盈利水平的利润)产生,当行业环境恶化、被并购公司难以达到预期盈利水平,计提商誉减值准备在所难免。

  将时间拉回到2017年9月,彼时,开源证券在研报中写道,“在‘脱虚入实’的大背景下传媒行业短时间难有起色,但经历了长时间的估值修复后,部分细分行业的低估值个股已具备一定的投资潜力。”

  同期,信达证券发布研报指出,影院成为影视行业“脱虚向实”的支点。信达证券援引《中国电影产业供给侧改革白皮书》数据,2016年至2017年6月,业内发生至少10起院线并购,涉及金额超过77亿元。

  半年后,2018年春节档电影市场的表现亮眼,给文化传媒行业注入了一剂强心剂。2018年2月下旬,新时代证券发布研报称,影视行业处于持续回暖中。

  然而,回暖的趋势未能保持。2018年下半年,明星限薪令出台、多档综艺节目遭停播、广电总局就《境外视听节目引进、传播管理规定(征求意见稿)》面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强监管逐渐成为影视业主旋律,影视公司短期业绩也因此在一定程度上受到影响。

  有佳片才能不惧行业改革

  影视业2018年整体业绩欠佳,但仍有少数公司实现了业绩正增长或亏损缩减。乐视网在2018年实现亏损收窄,光线传媒和北京文化的归母净利润甚至实现逆市增长。

  光线传媒在业绩快报中指出,2018年公司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同比增长了72.93%,主要原因是公司于报告期内出售所持有的新丽传媒股份有限公司的股份,处置资产的投资收益较上年同期大幅增长。

  此外,在业绩预报中,光线传媒还提到了两点原因:一是公司2018年录得参与投资、发行并计入报告期票房的影片总票房73.8亿元(包括《唐人街探案2》、《一出好戏》、《狗十三》等口碑佳片);二是报告期内,公司确认了电视剧《新笑傲江湖》等的投资、发行等收入,电视剧收入较上年同期大幅增长。

  至于北京文化,其于2018年内推出的电影《我不是药神》和《无名之辈》票房可观,根据此前公告,上述两部影片分别为北京文化贡献收益约6500万元-7500万元、约6000万元-7000万元,两片合计贡献收益不低于1.25亿元。北京文化在业绩快报中提到,2018年公司在影视业务方面获利能力较上年同期有所增加。

  华金证券曾在研报中写道,影视行业供给侧改革短期内可能导致一些公司加速出清,但长期有利于行业进一步回归理性,使得有更强内容制作能力的公司取得头部地位。(来源:中新经纬)

(文章来源:中证网)

(责任编辑:DF142)


牛气股 » 上海证监局:年报监管重点关注商誉减值、资金占用等风险领域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