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7个银行账户遭冻结 被债权人提起破产重整申请 坚瑞沃能陷债务危机

作者: 尹蓉 王金龙 分类: 股市资讯 发布时间: 2019-03-17 05:06

摘要 【107个银行账户遭冻结 被债权人提起破产重整申请 “锂电巨头”坚瑞沃能陷债务危机】头顶A股“锂电巨头”光环,坚瑞沃能(300116.SZ)在资本市场一度风光无限。如今,其却因巨额债务危机走到了破产边缘。(中国经营网)

  头顶A股“锂电巨头”光环,坚瑞沃能(300116.SZ)在资本市场一度风光无限。如今,其却因巨额债务危机走到了破产边缘。

  3月6日,坚瑞沃能公告披露,公司受债务危机的影响导致企业多数银行账户被冻结,大量经营性资产被查封。截至目前,公司累计被冻结银行账户107个,涉及冻结金额共计9136.78万元。

  在此之前,因未能按照相关约定还款,债权人陕西凯瑞达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凯瑞达公司”)已委托律师向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坚瑞沃能破产重整。坚瑞沃能公告表示,根据公司目前自身的债务状况,不排除接受相关债权人向西安中院提起的破产重整申请。

  《中国经营报》记者从多位知情人士处获悉,坚瑞沃能的破产重整材料已经按流程由陕西省政府提交证监会,坚瑞沃能破产重整申请或将大概率被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立案受理。北京金诚同达律师事务所西安分所律师同丹尼向记者表示,企业资不抵债进入破产程序通常有三种结果:和解、破产重整或者破产清算。对比破产清算,破产重整能够更大力度、更广层面保护债权人、股东及其他相关权益人的权利,破产重整状态下的债权清偿率往往要高于破产清算。

  跌落神坛

  2018年4月,坚瑞沃能爆出20亿元债务逾期后,这个曾风光一时的新能源动力电池明星企业的业绩神话宣告破灭。此后,坚瑞沃能及其子公司不断有银行账户、固定资产、经营性资产被查封,正常生产经营已受到严重影响。

  2018年春节过后,坚瑞沃能核心全资子公司深圳沃特玛电池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沃特玛”)旗下工厂的开工率大约20%左右。公司半年报披露,到2018年8月6日,开工率降至约1.66%,仅有深圳及安徽舒城两个生产基地开工生产。而深圳地区工厂早在2018年6月就被媒体曝出已将大部分员工放假6个月,仅有少量一线员工留守。

  债务危机爆发后,坚瑞沃能营业收入主要靠处置固定资产、存货和政府补助支撑,该公司2018年全年营收39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38.1亿元。

  坚瑞沃能多次在公告中表示,若债务危机持续得不到解决,公司将面临暂停上市或终止上市的风险。

  “步子迈得太快、对电动汽车补贴政策调整的决策判断失误,大量短期借款用来投资回报周期长的新能源汽车领域,导致如今高库存、订单少,陷入现金流紧张的债务泥潭之中。”坚瑞沃能方面曾在内部会上对公司战略失误作出反省。

  截至3月6日,坚瑞沃能、子公司沃特玛及其下属子公司累计被冻结银行账户107个,涉及冻结金额共计9136.78万元。涉及诉讼案件累计318件,诉讼金额共计约54.27亿元,其中已判决金额约18.62亿元。已进入执行阶段的诉讼案件涉及本金约8.73亿元,逾期利息、违约金、诉讼费、律师费、保全费等其他费用约0.32亿元。

  记者注意到,此前坚瑞沃能、沃特玛、深圳市民富沃能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等企业和大股东李瑶已被列入最高法院失信被执行人名单。沃特玛18个子公司股权被冻结,公司与子公司此前有多处房产及土地被强制执行在淘宝网司法拍卖。

  而蹊跷的是,在债务危机已经爆发的2018年上半年,沃特玛仍向深圳市快充王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快充王”)预付了资产款15.49亿元用于购买867 辆移动补电车 ,而公司披露的移动补电车合同总金额仅15亿元。但快充王此后又出现在坚瑞沃能2018年年末的第二大应收账款方,涉及金额为12.7亿元。

  资不抵债

  与债务危机持续发酵引发生产几近停滞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坚瑞沃能在收购沃特玛后,曾出现短暂的业绩暴涨。

  沃特玛曾是汽车动力电池领域的一匹“黑马”。2016年,坚瑞沃能以52亿元的估值将其收入麾下。当年,坚瑞沃能营收同比就猛增668.45%,净利润同比增1100.42%。2015年-2017年,该公司营业收入分别为5.81亿元、38.2亿元、96.6亿元,增长速度行业罕见。

  在大幅扩充产能的战略主导下,坚瑞沃能的资产负债率也节节攀升。2015年至2017年,这一数据分别为33.88%、62.42%、86.14%,2018年三季度末更高达94.64%。

  根据最近披露的修正版2018年业绩预告,若不计入大股东李瑶的业绩对赌补偿款10.12亿元,坚瑞沃能未经审计的净资产为负,也就是说坚瑞沃能已经处于资不抵债的境地。

  梳理坚瑞沃能历年财务报表不难发现,在2016年完成对沃特玛的并表后,存货激增,2015年至2017年分别为2.43亿元、33.5亿元、59.7亿元。在高库存、低回款率的双重影响下,其资金链承压。

  与库存同样大幅增加的则是巨额的应收账款,2015年-2017年,坚瑞沃能的应收账款分别为13.49亿元、49.8亿元、84.4亿元。截至2018年年底,坚瑞沃能应收账款已高达125.3亿元,其中金额最大一笔应收账款为东风特汽(十堰)专用车有限公司的30.3亿元,第二大应收款为快充王的12.7亿元,第三大应收账款为十堰茂竹实业有限公司的7.9亿元。

  一位汽车行业分析师向记者表示:“坚瑞沃能此前大幅扩充产能生产的动力电池能量密度绝大部分因不符合国家新能源补贴政策要求,所以销售不畅,订单极少。”

  根据2018年半年报中的信息,坚瑞沃能已纳入目录的汽车产品且符合国家最新补贴要求的对应的动力电池销售收入占公司动力电池收入的比例为 6.86%。其中1-6月电池销售收入25.6亿元,商用车、专用车电池能量密度95-115Wh/kg,金额6.26亿元;储能类电池能量密度在90Wh/kg以下,金额19.3亿元。存货中电芯、电池组符合最新补贴要求的比例也较低。

  另外,持续增加的巨额应收账款让坚瑞沃能逐渐失去了自我造血的功能,2015年以来坚瑞沃能经营性现金流入净额一直为负值,2015年为-0.04亿元,2016年为-21.54亿元,2017年为-20.1亿元。

  “业绩大幅增长,但经营性现金流净额一直为负数,这说明业绩暴增并未给坚瑞沃能带来真金白银。”上述汽车行业分析师向记者表示,“2016年新能源补贴政策增加了非个人购买新能源物流车3万公里后,原本回款周期较长的下游整车厂商,在政策出台后又自动大幅度延长了一年半左右的回款时间,原本自身造血功能就不强的坚瑞沃能自然就出现了债务逾期,后演变为债务危机。”

  复产尚需时日

  对于坚瑞沃能营收暴增利润却并未同步增长的原因,上述分析师认为,国家新能源补贴政策调整后,前期大量库存的低能量密度动力电池只能转化为储能电池进行销售,利润空间肯定会大幅下降的。

  2019年1月2日,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陕西监管局向坚瑞沃能出具的警示函中提到,2017年沃特玛与湖南中车时代电动汽车股份有限公司、中通客车控股股份有限公司签订的数份购销合同中约定,若对方采购量超过使用量部分由沃特玛按照当时市场价回购,若因沃特玛产品导致不能申报新能源补贴款的,应回收电池并赔偿国补损失。

  记者通过检索发现,目前湖南中车时代电动汽车股份有限公司已与沃特玛有数个购车合同纠纷。

  与湖南中车时代电动汽车股份有限公司的合同中约定的赔偿条款并非个例。知情人士透露:“沃特玛牵头成立的沃特玛新能源汽车产业联盟中,部分联盟成员与沃特玛的订购协议中均有此类约定,这也是为何公司大量应收账款难以回收的根源所在。”

  债务危机全面爆发后,坚瑞沃能多次积极开展自救,但至今收效甚微。截至 2018 年 9 月 30 日,坚瑞沃能已通过存货销售和固定资产销售的方式抵消债务涉及金额约 38.52 亿元。存货包含电芯、材料及电池组;固定资产包含办公类资产、 物流车、补电车及通勤车。其中电芯 28.9亿元,占比 75.00%。

  “大量处理库存产品、半成品及原材料抵债已对公司恢复正常生产造成一定影响。”坚瑞沃能在回复深交所问询如是表示。

  坚瑞沃能此前多次发布公告称已引入战投单位达成合作意向,但因实际资金未完全到位,后续生产线尚需改造,恢复生产仍需时日。

  “若整体将较低能量密度的磷酸铁锂电池生产线改造为目前市场畅销的较高能量密度的三元电池是完全可行的,但改造需要时间和技术人才,更需要大量的资金。”上述分析师补充道。

  对于公司最新的复产及负债情况,截至发稿,坚瑞沃能方面未向记者作出回复。

  不过,同丹尼向记者表示,鉴于企业目前经营极度困难,坚瑞沃能进行破产重整程序或是对债权人、二级市场投资者及公司最好的选择,企业可以快速恢复生产。

(文章来源:中国经营网)

(责任编辑:DF120)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更多阅读